Tuesday, January 12, 2010

阿拉启示录

我对宗教没有什么研究,这一期谈宗教课题可能贻笑大方。我只是根据自己的理解说一说。宗教本来也不应该拿来比较,但是根据其基本的不同来比一比我相信也无不可。

起源最早的佛教,在西元前6百年,尽管有人将佛教分成“出世”的佛教或“入世”的佛教。但是我的广义看法佛教基本上是“出世”的。创立佛教的人,创立前叫悉达多乔达摩,是王子,等着继承王位,是政治权力的核心。因为35岁菩提树下参悟生老病死,决定出家,创立佛教,度化世人为志。出家后,他叫释迦牟尼,从舍弃权力的最核心到心灵上感化世人,是入世到出世的两极过渡。 注重感悟,因此佛教是最少教条的宗教。

基督教是因为群众运动而产生的,对比当时犹太教的尊重律法,基督教较强调耶稣救渎的恩典,但无可否认的事实,基督教是入世的,并决意以上帝的心意为生活准则。例如耶稣声称,他的来临不是要取代犹太人过去记载在《圣经·旧约》的律法,而是要成全它。基督教和王权捆绑治国,在古代介入各个政经文教的领域。直到中世纪文艺复兴,各种思潮包括科学的兴起,基督教退守成心灵救渎的事务,教条化也逐渐转淡。

而回教是人类三大教兴起较晚的一个宗教,回教的历史征战不断,大大小小伊斯兰内战,和冠真主之名的圣战。战争就表示要取得控制权,是积极介入政治的一种行为,和佛教极力脱离政治的起源刚好相反。而回教的兴起不只积极参政,除了政经文教,从法律到个人衣食生活起居,也采取全面而严厉的介入和控制,教条化程度最为浓厚。而这种介入的迹象至今没有因为人类的科技发展而有所消减。

我记得20年前当前伊朗精神领袖科梅尼颁布追杀令追杀撰写被认为是亵渎回教的《魔鬼的诗篇》的作者,害得作者东藏西躲十多年;而在同一个时期台湾某个在佛庙被人泼屎染污,佛友悲愤时,主持说:“清者自清。”三言两语就化解仇怨于无形。

出世的宗教讲究境界,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结果一样,境界却隔重山。入世的宗教讲求控制,或嫌控制的不够,从吃什么,到怎样想,教条一条又一条,像说明书,只是不依据这本书,死了上不了天堂。

“阿拉”一词的争端,说开就因为是回教作为一个积极入世的宗教,比较容易炒作的结果。如果换作是基督教或佛教,No issue。为了私己本身的政治利益,执政者把它当菜一样的炒了,剥开其实里面并没有所谓“阿拉”的含量。

8 comments:

awakenknower said...

如果你想了解Krishnamurti ,建议你不要带任何成见,
直接用心倾听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如果预先以某一派某一论先给予设定,
再以某一派某一论的观点去看待,你将不能看清那穆提这个人的真相,
也就是说,不要给自己先带上有色眼镜看事物。


呵呵……,这道理很粗浅,相信你也知道这个道理,
希望你不仅仅是知道,而是确实明白这个道理。



多少世纪以来,我们被我们所谓的老师、尊长、书本和圣人用汤匙喂大。

我们总是说:“请告诉我,那高原、深山及大地的背后是什么?”

我们总是活在别人口中的世界,活得既肤浅又空虚,因此我们总充其量只是“二手货”的人。

你自己,这个身为人的你究竟是什么?

没有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可以为你解答这个问题,因此你必须先认识自己。认识自己便是智慧的开端。






时间:我们总认为自己将来会有所改变,事实上,
时间本身并不会带来任何安乐和富足,我们必须在当下这一刻找到和谐。



自在:你必须每天都能死于一切已知的创伤、荣辱和经验的一切,
你才能从已知中解脱,才会变得清新、纯粹而有力。



快感:所谓“活在当下”,就是在刹那间领会生活中的美和喜悦,
而不眷恋它所带来的快感。真正的喜悦取缔快感。
--


克里希那穆提很快就成为坚强无畏、难以归类的导师。
他的言论和着作无法归属于哪一种宗教,既非东方也非西方,而是属于全世界。



一九二九年的八月三日,克氏宣佈解散专为他设立的“世界明
星社”,退还所有信徒的捐款,他发誓即使一无所有也不成立任何
组织。因为真理不在任何人为组织中,而纯属个人了悟,一旦落
入组织,人心就开始僵化、定形、软弱、残缺。他的另一项惊人
宣佈是,他否定了所有过去的通灵经验,认为一切心灵现象都是
人类接受传统暗示和过去习性的策动而投射的念相。



从此,这位被选为“世界导师”的克里希那穆提,才真正开始光华四射。
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战爆发,面对世界的动乱、人类的自相残杀,
克氏感到刺骨的哀伤以及更为超然冷静的深思,他开始探索真正
的教诲,要用最简单而直接的语言带领人们进入那种不可思议的
境界。




这位慈悲与智慧化身的人类导师,穷其一生企图带领人们进入
他所达到的境界,直到九十岁去世前都还在不停奔波。一九八六
年二月十六日晚九点整,克里希那穆提不可思议的一生结束了。
他留下来的六十册以上的着作,全是从空性流露的演讲集和讲话
集,目前已经译成了47 种语言出版。在欧美、印度及澳洲也都有
推动他志业的基金会和学校。他们一直强调克氏教诲的重点:人
人皆有能力靠自己进入自由的了悟领域,而所谓的真相、真理或
道,都指向同一境界。



克里希那穆提,这位被誉为历史上旅行次数最多,晤面人数最
多的世界导师,不喜欢被人们称为“大师”。他虽然备受近代欧美
知识份子的尊崇,然而真正体悟他的人,至今寥寥无几。



引言
我们配做父母吗?想想我们曾经受过的教育,想想我们是如何
一天天变得平庸的。如果教育只是像用模具来塑造各种标准样式
的人,教导人们去寻求安全感,成为重要人物,或是早日过上舒
服日子,那麽,教育只有助长了这个世界的不幸与毁灭;如果教
育只是一个职业,一项赚钱的方法而已,那麽老师怎麽会用爱心
去帮助每一个学生,让他们对自己和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awakenknower said...

各位会认为权威会带领你们获得灵性。你们认为,也希望有一个人,以他非凡的力量---一种奇迹---把你送到这个永远自由的境地,至福的境地。你们根据这个权威来眺望你们生命的未来。各位听我讲话已经三年,可是除了少数人,都没什么改变。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我的话----要严格,这样各位才能彻底的,根本的了解。只要你想仰仗权威带领你达到灵性,你很自然的就要顺着这个权威建立组织,但是正因为建立这个组织,你们也关进了牢笼;但你们却认为这个权威会带领你们达到灵性。容我坦率以道,请各位记住,我这样做不是出于严苛,不是出于残酷,不是出于目的热,而是因为我希望各位了解我的话。各位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如果我不清楚的,明确的说明我的观点,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十八年来各位一直在准备,[世界导师]的降临,十八年来各位一直在准备这件事。十八年你们组织起来,要找一个人给你们的思想和心灵新的快乐,改变你们的一生,给各位新的了解,把你们提升到新的生命境界,给你们勇气,使你们自由---可是看看现在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思考,并且自己去理解,发现这种信仰让你有什么不同----不是佩带了徽章的不同;这种不同太表面,琐碎,荒唐。这种信仰怎样扫除了生命中所有莫须有的东西?这是唯一判断的标准:各位是不是变的比较自由,比较伟大,比较威胁到每一个建立在虚伪与莫须有事物上的社会?明星社的人有没有变的怎样的不同?我说过,各位已经为我准备了十八年。我不在乎各位是否相信我是世界导师。这不重要,各位既然是明星社的人,所已必然也奉献了各位的赞同,力量,承认克里希那穆提完全或部分是世界导师----对那些真正在追寻的人是完全,对满意自己真理的人是部分。你们已经准备了十八年,结果看你们的理解有多少问题,多少纠结,多少琐碎之事。你们的成见,你们的恐惧,你们的权威,你们的新与旧的教会---这一切,我认为都是理解的障碍。我这样说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我不想要各位光是同意我的话,不想要各位追随我。我要的是各位了解我的话。这种了解是必要的,因为你们的信仰并没有改变你们,反而使你们更复杂;而且你们由不愿意面对事情的真相。你们想要有自己的神---新神取代原有的神,新宗教取代原有的宗教,新形式取代原有的形式----可是都一样毫无价值,一样是障碍,一样是束缚,一样是依赖。去掉原有的精神优越,你换了新的崇拜对象。你们的灵性,你们的幸福,你们的开悟全部在依赖别人。你们虽然以准备了十八年,可是我说这一切都没有必要时侯,我说你们必须把这一切摆开,向自己内在寻求开悟,寻求荣耀,寻求净化,寻求自己的不迷失的时侯,你们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做,也许有几个愿意,可是很少,很少。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个组织?为什么要让虚假的,伪善的人追随我这个真理的化身?请记住,我不是在说什么苛刻不仁的话。我们只碰到一个状况,各位非得面对事情的真相不可。我去年就说我不会妥协。那时候没有几个人相信我。今年我绝对说得很清楚。我不知道十八年来,全世界有多少人——明星社的人——在为我准备,但是现在他们却不肯无条件的,完整的听我的话。
  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个组织/?我以前说过,我的目标是使人无条件的自由;因为我认为,唯一的灵性自我的不变质——也就是永恒——在于理性与爱相融合。这是绝对的,无条件的真理;这个真理就是生命。所以,我想使人自由,像晴空中的小鸟一样欢欣,在那自由中轻松,独立,欢喜。而我——你们已经为他准备了十八年的我——现在说,你们必须挣脱这一切,挣脱纠结,纷乱。你们要挣脱这一切,不需依据精神信仰建立什么组织。全世界如果有五个人,十个人了解,努力,早就把琐碎的事情丢开,那为什么还要为这五个人,十个人弄一个组织?懦弱的人,什么组织都没有办法帮他找到真理,因为真理在每一个人心里,不远不近,永远在那里。组织没办法使你自由。外在的他人没办法使你自由,组织化的崇拜,为一种主义牺牲奉献,研读经典都无法使你自由。你用打字机写信,但是你不会把打字机供在桌子上拜。然而你们现在就是这样。你们关心的是组织。所有的新闻记者访问我,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社里有多少人?][你有多少信徒?从数字我就可判断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不知道社里有多少人,我不关心这件事。我说过只要有人自由了,那么既使只是一个人,那就够了。你们一定有那种观念,认为自由王国的钥匙掌握在某些人手上,其实没有人有这一把钥匙。没有人有什么权威掌握这一把钥匙。你的自我就是钥匙。只要发展这个自我,净化这个自我,使他不变质----这就是永恒的王国。因此各位将会看到,你们建立的整个节构多么荒唐---寻求永远的协助,依赖他人寻求自在,幸福,力量。但这一切只有在自己里面才找得到。所以我们未什么要有组织?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有组织?
你们已经习惯由别人告诉你们有多大的进步。这就是你们精神上的地位。真是幼稚,除了你自己,还有谁能告诉你,你内在是丑陋是美丽?除了你自己,还有谁能告诉你,你是否已经迷失?可是你们对这种事情不认真。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有组织?
但是也有一些人,真正想了解,真正渴望找到无始无终的永恒。这样的人,以后会更加紧密的走在一起。这样的人,将威胁到一切莫须有的,虚假的事物,阴暗的事物。他们会集中起来,变成火焰,因为他们了解。我们必须创造这样的人。这就是我的目的。由于真正的了解,所以有真实的情谊。由于有真实的情谊----你们似乎不懂这种东西----每一个人才会真正的合做。这种合做不是出于权威,不是出于救赎,不是为了奉献于某一个主义,而是因为你们真正了解,并因而活在永恒之中。这件事比一切快乐,一切牺牲都伟大。
以上是我决定解散明星社的原因。我仔细考虑了两年,才做了这个决定,不是一时的充动,也不是有谁说服我。这种事没有谁可以说服我。因为我正好是社里的首席,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慢慢的,仔细的,耐心的思考。现在我决定解散明星社。各位可以自行组织其它团体,期待他人。我不关心这件事,也不想制造新的牢笼,不想替这些牢笼制度新的装饰品。我只关心使人类绝对的,无条件的自由。(解散世界明星社全文完)

awakenknower said...

真理是无路可循的国度
文:克里希那穆提 来源:新时代网 时间:2005-3-3 21:47:41 点击:381
世界明星社成立于一九一一年,宗旨是宣扬世界导师的到来。克里希那穆提后来成为该社的首席。一九二九年八月三日,荷兰欧门年度明星营开幕的一天,他在三千名会员之前当众宣布解散明星社。以下是他当时所作谈话的全文。


今天早上我们要讨论世界明星社的解散。有些人会很高兴,有些人会很悲伤。但这问题既不必高兴也不必悲伤,因为这是无可避免的;原因我后面会解释。 各位或许还记得一个故事,那就是有一天魔鬼和他朋友走在街上,看到一个人在挖地,然后捡起一样东西,看一看,放到口袋里。朋友问魔鬼说:[他在捡什么?]魔鬼说:[他捡了一片真理,]朋友友说:[那对你可不是好事。]魔鬼回答说:[噢,一点都不。我要让他去组织真理。] 我认为真理是无路可循的。不管你走哪一条路,籍助什么宗教,什么宗派,都不可能接近真理。这是我的观点,我绝对无条件坚持。真理是不受限的,没有条件的,走任何一条路都趋近不了,所以也是无可组织的。所以我们也不应该建立组织,来带领人或强迫人走哪一条路。如果你已经了解这一点,你就知道组织信仰是多么不可能。信仰纯粹是个人的事情,无法组织,也不可以组织。否则它就是死的,就僵化了;于是就变成教义,变成宗派,变成宗教,然后再加给别人。全世界每一个人都想这样做。那些懦弱的人,只是一时不满的人,把真理集中起来当玩物玩。但是真理却是抓不来的,反而是个人必须努力爬升才可能企及。你无法把山峰搬到山谷,要爬上山峰,你必须经过山谷,不害怕危险的悬崖,从陡坡爬上去才有可能。你必须向真理爬上去,而不是真理为你[走下来],为你而组织。 人对于观念的兴趣,主要是组织在激发。可是组织只是从外在激发这种兴趣,这种兴趣并非出于热爱真理本身的缘故,而是由组织激发的,因此毫无价值。组织变成了会员轻易就能够适应的架构。组织中人不再努力追求真理,不再努力爬山,却取巧的挖掘壁龛,把自己放进去或者让组织把自己放进去,然后认为组织自此会把他们带向真理。 因此,就我的观点,这就是明星社必须解散的第一个理由。近管各位或许愿意另行成立社团,继续隶属于什么追求真理的组织。但我自己已经不想再隶属于任何精神类型的组织。请各位务必了解这一点。能够让我到达--譬如说--伦敦的组织(交通工具),我愿意运用。这种组织完全不同,它是纯机械的,譬如邮政,电报就是。我愿意利用汽车,轮船旅行。这种东西是物理机器,和灵性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认为没有哪一种组织有办法引导人走向灵性。 一个组织若是为这个目的而成立,就会使人依赖,软弱,束缚人,使个人残废,使他无法成长,创造自己的独特。但人之所以独特,却全在于自己发现那绝对的 ,毫无条件的真理。 这是我---正好身为社里的首席---之所以决定解散明星社的第二个理由。这完全是我自己决定的,不是谁说服我的。 这没什么大不了,只因为我不要有信徒而已。我是认真的.你信从了一个人,从那一刻起你就不再信从真理。你们是否注意我的话,我并不关心。我要在这世上做一件明确的事,而且我要全力以赴,毫不动摇。我只关心一件根本的事,那就是使人自由,我想使人挣脱一切牢笼,一切恐惧,不再创立宗教,新宗派,也不再创立新理论,新哲学。那么各位自然就要说,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世界各地到处跑,继续发言呢?我要告诉各位为什么:不是因为我想要有信徒,不是因为我想要特别拥有一群门徒。(人总是爱与众不同,但其实他和别人的差异多么猥碎,荒唐,可笑!我绝对不鼓励这种荒唐。 )我没有门徒,没有使徒---不管在俗世,还是在精神领域都没有。 我也不是为了金钱,为了想过舒服的生活。舒服的生活确实吸引我。但是如果我真的想过舒服的生活,我就不会到营地来,就不会住在这潮湿的国家!我讲的很率直,因为我想一劳永逸。我不想年复一年讨论这种幼稚的事情。 一位新闻记者访问我,认为我把一个有几千名会员的团体解散非常了不得了。对他而言,这是一次伟大的行动,因为他说:[你以后要做什么?要怎么谋生?你以后不会再有人追随,有人听你讲话。]但是即使只有五个人愿意听,愿意活,愿意展望永恒,那就够了。拥有几千个信徒,可是这几千名信徒却不了解,心里充满成见,不想要新气象,只会把新气象扭曲成适合他们那硗薄的,沉滞的自我,那这几千名信徒有何用?这话如果说的强悍,请各位不要误解。这不是没有慈悲心。你去看医生,要求他替你动手术。他替你动手术虽然让你很痛,但他岂不慈悲?同理,如果我直言无讳,那并不是因为我没有情感。刚好相反。 我说过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使人自由,促使人走向自由,帮助人挣脱一切束缚。只有这样才能给人永恒的幸福,使人无条件的实现自我。因为我是自由的,无条件的,完整的----不是部分,不是相对,而是永恒的完整真理----所以我希望那些努力了解我的人自由;不要追随我,不要把我变成宗教,宗派,进而变成他人的牢笼。我们应该免于一切恐惧,免于宗教的恐惧,免于救赎的恐惧,免于灵性的恐惧,免于爱的恐惧,免于死亡的恐惧,免于生命本身的恐惧。艺术家画画是因为他画画很快乐,因为那是他的自我表现,他的荣耀,他的幸福。如今我这样做也全为了这个道理,不是因为我想从什么人身上得到什么东西。各位已经习惯权威,习惯权威的氛围。

awakenknower said...

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 ,1895-1986)已经成为20世纪的一个精神现象。他的生活堪称一场伟大心灵的传奇:自己饱经内心的挣扎,却把精神的纯粹和宁静留给我们。他说:“一旦你追随某一个人,你就停止了对真理的追求。”要成为“自己的主人,自己的光”,就要带着自己的经验教训去接触真理,不借助任何中介,不轻信不盲从,还要去除自己的成见。所以,他既不宣称自己拥有真理,也不宣称自己在传授真理。这也正是苏格拉底青睐的做法。他的教说指向着“如何去思考”。这也是一场“无声的革命”:对自我的认识,和对恐惧的超越。

  1930年代,克里希那穆提离开把自己奉为上师的印度,定居美国加州。以后的50多年的时间里,他在世界各地演讲布道,听者数以万计。从最挑剔的量子力学大师波恩,到大众文化的代表披头士乐队,都曾经在他的声音中找到灵感的源泉。

五种关键的思考

1. 关注现在与平庸的日常
  克里希那穆提揭示了两种完全对立的人生态度:一种是一直保持个人的警醒、质疑和冒险,另一种则是遵循教条、模式,安于服从带来的种种确定。“没有现成的通向真理的路,而这正是真理的美:它是活生生的……”要前往真理的国度,就要关注现在,关注平庸的日常。“什么是无知?无知就是对自我没有深刻的认识。只要你们不能原封不动地看待、接纳现在的自己,你们就不能认识自己。认识了自己之后,你们看到的就会变化,观察者和观察对象之间的距离消失了,冲突不再存在。”

2. 如同新生儿般生活
  在克里希那穆提看来,“认知”就是“如同新生儿一般,完全裸露,抛开所有成见,迎接生活的挑战。”就是说要从理性思考中解脱出来。因为理性思考是记忆的反应,而记忆主要是为了重复已知的、令人放心的模式。因此,他从来不将思考与智慧划等号。

3. 用学习对抗恐惧
  学校是“害人的模子”,它的轴心是过去、专门化、竞争和权威。对这样的批评,克里希那穆提的回应是??创立四所学校。在那里既教授孩子认识自我,也教授他们数学等知识。它们的目标是教育,是没有权威也没有恐惧地传授知识。“一旦恐惧出现,你就停止了真正的学习。恐惧让大脑变得愚钝,阻碍精神的绽放……不要机械地积累知识,只有学习才能让你保持机敏、活力和自发性。”

4. 让心灵完全静止
  尽管克里希那穆提从未提到自己的冥想方式,但他解释了如何在独处时与真理相遇。“假设你在看一棵树,你什么也不想,也没有任何回忆妨碍你的观察和感受,破坏你这一刻的专注,这时你的眼前就只剩下这棵树,观察树的你也消失了。”观察者就是这样消失的。在心灵的完全静止中,“真理才能够进入存在”。对克里希那穆提来说,这种状态就是创造。这是一个没有边界的空间,它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宇宙能量”。

5. 爱的定义
  “爱不是感官享受,既不是愉悦,也不是欲望,更不是欲望的满足。爱不是嫉妒,不是仇恨。爱宽宏大度,富于同情和怜悯。可这些品质还不是爱。要爱,还要对美非常敏感。我说的美,不是一个男人或者一个女人的美……我说的美存在于自我消失的地方。这样的美,这样的爱,这样的真理,就是最高级的智慧……”

生平

■ 1895年,生于印度南部一个婆罗门家庭。
■ 1908年,14岁,被英国神秘主义团体“神智学会”选中,带往英国接受教育。神智学会的主席贝赞特夫人坚信他就是新世纪的“救世主”,要将他培养为未来的“世界导师”。
■ 1922年,转折点。在长期的精神困境之后,于小镇欧亥一棵胡椒树下,第一次有“灵异体验”。
■ 1929年4月,在三千多名会员面前,宣布解散专为他而成立的“世界明星社”,并退回所有捐款。他以这样一个异乎寻常的举动,表明了自己反对偶像崇拜的信念:“人们总是注意老师而忘记教诲,总是崇拜瓶子,而忘了里面的水。”
■ 1930年以后,定居美国加州洛杉矶附近的欧亥。此后的主要活动,就是在世界各地的巡回演说和访谈。
■ 1969-1974年,最著名的访谈录《静默的革命》和《从已知中解脱》出版。
■ 1986年,逝于加利福尼亚。此时,他的作品已经译成四十几种文字,在欧美、印度和澳大利亚,都有遵循他的教育理想而创建的“克里希纳穆提学校”。


摘录:
有一个名字,它对抗所有的神秘、怀疑、困惑、迂腐、奴役,那就是克里希那穆提。
           --亨利·米勒,美国作家

awakenknower said...

克里希那穆提对传统教育的看法
壹、楔子
报导 1:1991 张春兴论体罚1
学校管得严,总比学生将来出社会后出事来得好,只有教导学生在学校内守
校规,将来学生到社会上去,才会守法。这几年来国内治安不好,这些犯罪的人
都是受过学校教育后才出去的,美国这十年来青少年犯罪少了百分之八,我们却
成长了一倍,不能不检讨管教学生宽严的问题。如美国在六十年代时对学生改为
宽松的管教方式,后来发现不对,八十年代时又改为严格;我们却相反,现在管
教越来越松。教育部不能只说句“不准体罚”,就什么事都不管了,应订定处罚
学生的办法,而体罚是其中的一种。我不主张体罚,但如果教师因管教学生而被
判刑,将来大家都只教书不教人,问题更大。
报导 2:1960 台北市国民校校长签订消弭过度补习公约
1960 年十二月十三日下午,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召集全市各市立国民学校校
长三十多人开座谈会,签订消弭过度补习公约,各校也将在动员月会中由各校教
员签订这个公约。公约全文如下:
(一)遵守作息时间,决不令学生早到晚归。
(二)按照日课表上课,决不随便更改,务求各科平均发展。
(三)竭力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决不体罚学生。
(四)改进教学方法,对常识科及技能科教学,应注重启发学童心智。
(五)绝对不采用不推销教育厅禁止的参考书籍。
(六)学生日常课外习及寒暑假作业不出课本范围,且随时顾及学童之负担能力。
报导 3:1960 何凡“玻璃垫上”专栏《童言恶补》2
…走笔至此,适见报上大登龙安国校黄老师打伤学童事件,让我再抄几段关
于“鞭子教育”的“童言”于后。
(一)“如果老师规定你考试要多少分,少一分便用藤条打一下,所以那藤条打不
到一星期,就分成两半。如果有同学要小便,老师只限二分钟内要回来,超过便
用藤条打屁股三下,所以同学来不及有的就小在裤子上。”
(二)“我们在学校大多没有上课外活动的课程,整天读书,简直是个书呆子。我
晚上补习到十点钟,回来还要做作业,十二点钟入睡,一天只睡四五小时,早上
六时半就要到学校,迟了十分钟,就要打十个屁股。”
1摘自1991 年九月十三日联合报。
2摘自1960 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何凡于联合报“玻璃垫上”专栏发表的《童言恶补》。
1
(三) “考试时如考不好的老师就打,可是对于有些人,就是他的父母常送东西
给老师的人,就轻轻的打一下,于是他们就不怕了。”
(四) “有一天老师测验,要九十分才算及格,不及格的就打,因此大家排了一
行,轮著打。刚打了一个,学校长走过看到了此情形不由放怒,把老师骂了一大
顿。老师气愤不过,就把气出在学生身上,用了更大的力气打了后面的人,有的
打出了血或青了,老师毫不在意。”
从这几则可以反映,体罚在国校里本是很普遍的,而因恶性补习之故更为加
重。或有人言,为了督促功课及纠正行为,轻微的体罚是不可免的,而且做家长
的也常常同意老师可以“修理修理”他的孩子。但是体罚有时像赌博及饮酒,成
癖之后即难“限量”。尤其像“集体体罚”行为,使儿童产生“反正大家一样槽”
的观念,就谈不到羞耻与惩罚了。
此外还有两件事值得介绍:
(一)“一些功课比较差的同学,考试不及格,老师便叫她们拿著考卷到男生班去
叫男生签名,到男生班签名回来的人,全部是哭著回来。”按,这是一个以“长
于升学”著名的国校的别开生面的搞法。这手段看似比鞭打温和,实际却更毒辣。
请想硬把功课差的女生展览到不相识的男生群面前,岂不是一种过分的羞辱?而
且故意把两性差别的心理介入,无怪她们垂涕而归。
(二)“我们在学校补习,因为学校规定到六点,学校便把电灯弄熄了,所以晚上
补习时,每一个学生都点著蜡烛。”按,六点钟熄灯是遵照政府规定,但“秉烛
夜读”就不管了,此亦阳奉阴违的又一欺诈行为,且使孩子们的目力毁损,实在
罪莫大焉。
贰、前言
跟儿子为了他对考大学的做法吵了一架,儿子因为第一次面临大考,加上从
小对于课业并没有太用心,学习也总是顺著自己的兴趣,为了要加入台湾的“正
规”教育体系,一时之间陷入混乱。每次看著他想念书、却心有余力不足的用许
多方式逃避,实在受不了也看不下去。说他,他总是说给他时间,讨论,他又说
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我也失去耐心,两人就开始起冲突,几天的争吵就在儿
子一句:“你总是说一样的话,可不可以不要说了,你一说话,我的心情就很不
好”画下句点。我的心情很低落,不知道妈妈这个角色到底要怎样扮演,一向支
持别人的我,一向很有教育“概念”(不敢说理念)的我,在不知所措下,言语
暴力也随著出现。回过头来再度看自己为写报告找的几个关于校园暴力的报导,
原本低落的心情更沮丧。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问过自己受教育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上学?为
2
什么要学习各种科目?为什么要参加考试,和同学比得分高低?所谓的教育究竟
含有什么意义?他涵盖了什么?这实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不只是为学
生质疑这问题,同时也为父母、老师,以及所有热爱地球的人们共同来探究这个
问题。3
这不只是克里希那穆提的疑问,也是我的疑问,从小到大我们都活在众人眼
光的世界中,学会只以别人的价值观、是非标准来评断一切的人、事、物,我们
所作的事都要符合父母、老师、社会的期望。我们被教育如何成为一个好孩子、
一个好学生,似乎只要符合、服从别人的意见,就可以保证我们有著灿烂的未来。
因此造成学生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进入一流的高中、大学,甚至研究所就读,而
后进入社会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赚很多金钱,取得社会地位与权力,过著众人
称羡的生活。尤其再台湾升学主义挂帅的情形下,升学压力特别严重,许多学生
除了必须背负沉重的书包去上学外,课余时间还需要补习,以免程度落后他人。
学校还要举行一连串的模拟考,来测验学生的学习成果,让孩子们在充满压力与
竞争气氛之中成长,而过的不快乐,失去原本成长过程中所应有的天真、喜悦。
过分注重智育成绩的后果,导致填鸭是教育的产生,制度化的过程、教法,
塑造学生呆版、僵化的心智,学生没有自己的想法与创意。老师已教条式的方法,
要求学生达到相同的目标,却忽略每个学生是独特的个体,有著不同的性格、潜
能、学习能力,培养出来的学生似乎只是一个个复制品,失去自我学习自我创造
的意愿。今年在课堂上再度接触克里希那穆提的作品,并作课堂报告,趁机将克
氏的书浏览一遍,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克氏对教育有其看
法,希望能透过本文将克里希那穆提对传统教育的看法稍作阐述。
克里希那穆提曾经经历过觉醒过程,所以他的教诲源自于灵性最深处,甚至
我觉得还触及宇宙存在的奥秘。克里希那穆提常被认为是灵性的导师、宗教家,
教育理念注重心灵的探讨,著重全人类整体生命历程的统整,探讨人们内心的精
神层次与外在世界的关系,我自己精神修为有限,无法完全了解克里希那穆提真
正的意涵,所以期许自己未来可针对克里希那穆提教育理念的核心精神再作深入
探讨。
3摘自克里希那穆提著,叶文可译,“人生中不可不想之事”(台北方智出版社,1994 年9 月)P13
3
叁、克里希那穆提对传统权威教育表相的看法
教育一直是一个悠久而古老的课题,从希腊时代哲人苏格拉底思考教育的意
义开始,时至今日,教育这个议题都是引起人们的讨论甚至争议不休的题目。现
今的台湾,推行教育改革的措施,如废除联考、实施多元入学方案、推行九年一
贯课程,在此过程,来至各方的意见不一,遇到的问题纷扰不段,甚至有人主张
恢复联考。我们都是从过去传统教育体制所培养出来的人,深受升学之苦,而传
统教育得缺点究竟为何?克里希那穆提对传统权威教育得看法,似乎可说明台湾
传统教育的缺失,为台湾的传统教育提供一反省得机会。
克里希那穆提觉得传统教育是属于权威性的教育,许多的老师、父母,透过
权威式的教育方法让学生学习。他们往往对孩子们有许多期望,透过自己的期望
来教育孩子。因此,传统教育只是塑造学生成为父母、老师心目中理想的样子,
给予他们许多的束缚,没有考虑到孩子本身的志向。在这过程中,学生没有自由
学习的乐趣以及对自己生命的掌控权。.
一、父母在家庭教育中所扮演的角色
故事 1:
今年的母亲节,加上我搬家,于是先生的姊姊、外甥、外甥女也上台北,屘
姊的小孩和我的女儿一样大,刚过国中学力测验,进入高中。这孩子在我印象中
是一切行为按照准则,不多话、不爱笑、背驼驼的、常面无表情,因为知道他有
一位优秀的哥哥,在国中常被比较,他总是花许多的时间再学业上,但出来的结
果都永远不如哥哥轻松准备的结果。今年哥哥又在升大学第一阶段推甄上中央大
学,就看著这孩子被更驼、笑容更少。

awakenknower said...

沒有依赖的人生
-by Jiddu Krishnamurti 克里希那穆提


-不论是宗教,神,教父,和尚,老师,长辈, 家长校长站长虾米碗糕肉粽等,
科学家或专家学者都无法倚赖。





我们有这么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很不幸的是我们往往会倚赖别人,
譬如专家学者,来解决这些问题。
【世界各地的宗教已经提供了各种逃避这些问题的方法,】
此外科学也被视为可以帮助人类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
或者教育也能解除这些问题,可是你会发现这些问题不断在增长,
而且变得愈来愈紧迫、复杂,好像永无止境似的。






【你会逐渐发现我们谁也无法倚赖,
不论是宗教,神,教父,和尚,老师,长辈,
家长校长站长虾米碗糕肉粽,
科学家或专家学者都无法倚赖。
这些人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
因此你必须独自去探索它们;战争、宗教信仰的分歧、
人与人的对立、人性之中的暴力等等,
这一切都在持续地发生;恐惧与痛苦也一直在继续增长。
你可以发现大部份的人一直站在狭小的特定身份者和立场定位界限去评断别人来引起不必要的吵闹。






【你会发现你必须亲自去探索这一切;
你也会体认到根本没有所谓的“权威”可以倚赖。】
任何一种形式的“权威”(除了科技上的专业权威之外)都失效了。
人类把这些“权威”视为能带来和平的工具或引领者,
可是因为他们失败了,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在尚未成熟之前已经出现了衰败的迹象;
处处皆是失序、冲突与困惑,还有无法避免的恐惧与痛苦。
这些外在事件必然会迫使人为自己寻找解答;
【可是你必须把过去的一切一笔勾消,重新开始,
并且认清没有任何一个外在的权威可以帮助你。】






【在这种觉醒的状态下没有自负与自卑的感觉,】
【大人物与小人物的感觉,也没有受崇敬的上师。】
【所有这些荒谬的东西都没有了,】
【因为这颗心是完全觉醒的,而完全觉醒的心是真正直接又简单的快乐和满足的。】







【没有任何信仰、宗教派别或道德准则可以带来真正的帮助。
过往的救主或经典已经失去了重要性。】
人被迫靠自己来进行检视、探索与质疑,
这样人心才能变得清明;它不再受制、颠倒或扭曲。







然而我们真能靠自己来发现正确的答桉吗?
我们的心是如此地受制,它真的能获得最终的自由吗?
包括显意识与无意识在内?







克里希那穆提:要从根本改变社会,必须先改变个人意识才可以。
他一直强调自我觉察(觉知)。
他一直指陈"开放"的极度重要,因为"脑里广大的空间有着无可想象的人和宇宙磁场大自然能量"。
这个广大的空间,或许是他创造力的源泉,也是对这麽多人产生了观念冲击带来革新的关键所在。





如果你真的这社会希望完全没有痛苦和冲突,你就必须废除心中所有刻板印象的权威观念。
你的问题就是世界的问题。你的内心就是社会的反映和投射。
-by krishnamurti (克里希那穆提)





有一个了不起的名字,
他超越任何宗教,国籍,种族,理论和教条;
他对抗所有的迷信、怀疑、困惑、腐败、奴性,
那就是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
一位超越时代和时空的灵魂人物。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他告诉我们不必向他学习,只需要观察自己的内心,
别无所求,也不需要模彷任何组织或人。-亨利米勒(henry miller)




许多认识他的人,都感受到他散发出一股神圣而无条件的爱,
那股爱沛然不可御,令人肃然起敬。不过,也有些人只是约略领会到这点。




另外,更有些人觉得备受误解或藐视,而以饱含痛若的矛盾情感回应。
即使亲近他多年的,仍旧参不透他性格中的某些层面。




但是,不论克里希那穆提罩着什麽样的神祕感,
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关他的书籍、录影带和录音带却让世人看到,
克里希那穆提如何热烈地主张,我们所面临的一切问题,
需要人类自己的觉醒意识的彻底转变才得以解决。

awakenknower said...

克里希那穆提语录


—— 我们对生活恐惧,怕失去工作,怕传统,怕邻居,怕丈夫或妻子的批评,怕死亡。大半的人都有不同形式的恐惧,一旦有了恐惧,便失去了智慧。

——你是通过你的生活在学习,没有任何特定的老师,每一件事都在教导你,你从所有的事物中学习,生活本身就是你的老师,你是在不停歇的学习状态中的。

——教育的意义是帮助你从孩提时代开始就不要去模仿任何人,永远都做你自己。

——自由并不在那些想把自己变成不同的人身上,也不存在于做你碰巧想做的事,更不是跟随传统、父母或上师,而是在每一个刹那了解你自己是什么。

——有智慧的心是会永不停止学习,永远不下结论的。

——如果我是愚笨的,而我想变得有智慧,这份想变得有智慧的努力,就是更大形式的愚蠢,因为最重要的是要去了解愚蠢是什么。不论我怎么尝试去变得有智慧,我的愚蠢依然存在。

——年长的人对那些自己都不明白的事,就不该在孩子面前提起,相反的,他们应该制造一种气氛,使孩子可以在其中自在而无惧地成长。

——有一种更深的依赖必须要认识清楚,才能获得自由。那就是,你总是依赖别人给你快乐。

——你的老师只能帮你准备参加考试,他们从不和你谈生命的问题,而生命的问题却是最重要的。

——内心的富足比起外在的富足要困难多了。

——生活中有一件不平凡的事,就是做个默默无闻的人,既没有名,也不伟大,不是非常有学问,也不是惊人的改革者或革命家,只是一个无名氏。

——所谓的知识分子就是有肤浅的小聪明的人,用各种辞藻和理论来讨论人间的是是非非和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人。

——真正的生活就是全心全意做你喜爱的事,没有任何矛盾,不必在你所做的事及你必须做的事之间交战。因此生活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在其中有极大的喜悦。但是你必须在心理上不依靠任何人,任何环境,你的内部必须完全不争执,你才可能真的爱你所做的事,也才可能有真正的生活。

——大部分人都不快乐,他们不快乐,是因为他们心中没有爱。如果你与别人之间没有隔阂,对于相识的人你只观察而不批判,爱就在你心中升起了。

——跟环境奋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你必须要做到。因此平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去了解并突破你的环境,从中你自然会得到平安,但是你如果以无条件接受环境的方式来求得平安,你会被催眠,既然这样,你不如死掉。

——你一旦认为自己是快乐的,你就停止快乐了。

——要得到内在美,你必须要放下一切,具有一种不被捆绑,没有限制,防备或抵抗的感觉。

——如果你的心能容纳无限的经验,虽然饱经世故,却又能保持单纯,这才是素朴。只有在你的心不想在岁月中得到或变成什么时,你才能达到这种境界。

——如果父母真的爱他们的孩子,他们会希望你活在没有恐惧的世界里,希望你是健康快乐的人,他们会在乎这个世界有没有战争与贫穷,社会会不会把你或你周遭的人毁了,不论是什么人,他们都能平等地关怀。如果父母真的关心他们的孩子,社会会在隔夜之间改变,我们会有不同的教育,不同的家庭,会有一个没有真正的世界。

——我们都对别人有意见,我们说,他是好的,他是虚荣的,他是迷信的,我们与别人之间,永远有意见的屏障,所以我们永远看不到别人的真相。要永远以清新的心去结识别人,而不是用你的偏见,你固定的想法和先入为主的观念。

——感受到美而不加入意见,是唯一真正对美的了悟。在印度,你能更清楚地看见世界的缩影,我们希望被爱,却不知道爱是什么,我们不快乐,渴求真实的东西,我们转向圣书,然后在语句中迷失与打转。

——教育的目的不是让你适应社会模式,相反,它是要帮助你完全地,深入地,充分地了解所有事物,然后从社会模式中突破,如此你就不会成为一个傲慢的人,因为你是真正天真的,所以你具有信心。

——除非你受的是正确的教育,除非你有份天真的,不凡的信心,否则你不可避免地会被人同化,而且会在平庸中迷失。

——你观察你心智的障碍却不去责难,你的心就可以超越它们,之中不寻常的超越行为就会带领你抵达真理。

——帮助你展露一切的才能就是学校的功用,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它根本就算不上是学校。

——这种被特定的文化或文明所局限及牵引的整个过程,就可以称为“命运”。

——一个圆融的人,他的意识是自由的,但一个人圆融无碍时,他是没有必要守规律的,园融意味着生命各个层面的统合。

——顺从,是没有创造力的流露。

——真正的合作不仅是协议共同完成一项计划,也是怀着愉悦和一体的感受。这份感觉中,没有执着的个人理念或个人的意见。

——你不只是顺从父母及社会希望你做的事,而是真的想通责任的意义是什么,把真相看的非常清楚,并且在一生中坚持到底。你要明白,如果你护持父母只因为你认定那是你的责任,那么你护持只是市场上的交易行为,而没有真实的意义,因为其中并没有爱。

——生命是很奇怪的,一旦你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许多事情就会发身,一切都会如愿。一旦你开始冒险,你的心及你的周遭就会发生变化,生命会以不同的方式来满足你的愿望。

——社会并不想要那些灵敏、锐利,具有革命性的人,因为这种人不可能适应社会既有的模式,他们会粉碎旧有的一切,这就是为什么社会希望你的思想合乎它的模式,也就是为什么你们所谓的教育总是鼓励你们去模仿、跟随与驯服。

——如果有种心智,它没有围墙,也不被自己的拥有所拖累,一个不受时间限制,也不怕失去安全感的人,对这种心智而言,生命就是不寻常的,这种心智就是生命本身,因为生命是无所驻留的。

——如果一个人说他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他已经是死人了,但是如果一个人认为他还不真正知道什么,而一直在发现与了解,他不急于寻找终点,也不想达到什么或变成什么,这种人才是活生生的,这样的人生就是真理。

——我们并不爱神,如果我们真的爱上帝,就根本不会有崇拜这件事,我们崇拜神是因为我们惧怕它,我们的心中只有惧怕而没有爱.

——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心没有觉察的能力,不能了解内心微妙的活动,这样的心才是庸懒的,无知的。

——一个人如果能明白贪得无厌和野心是如何形成的,并且从其中抽离,这个人就是在不断地革新,他的心智是博大精深而富有创造力的,因此就能像一粒投入止水中的石头,造成一波波的浪潮,这些浪潮最后就会创造出完全不同的文明。

——一个人必须拥有解答问题的知识,但是他又必须超越于知识之外才能得到解答。

——在你的一生中,不要接受任何一件事,你必须探索与研究,然后你就会发现自己的心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它根本没有止境,这种心是不会死的。

——你是否可能没有野心地活在这个世上,如果你能开始了解自己,不可以去改变而只是照着自己的本质活,那么你就会开始蜕变.我认为一个人可以默默无闻地活在世界上,完全不被人知道,没有名气。野心和残酷。如果一个人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重要,他可以活得非常快乐。这也是正确教育的一部分。

——除非你的心中有爱,否则永远不要和僵化的传统以及社会抗争,因为缺少了爱,你的抗争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行为是出于爱,就会带来不寻常的意义,就会充满活力和美。

——教书在任何层次上都不只是一份职业和工作而已,它是一种奉献的行为。

——一个真正的革新者,是能摆脱所有的诱导和观念,并且不被社会的集体意愿所缠绕的人,然而,你所受的教育并没有帮助你成为如此的革新者,相反,它却教导你去服从,或者把旧有的事物改变一下就算了。

——我们最大的难题之一就是规范,而它真的是非常复杂。你知道,社会认为它必须控制或规范它的公民,必须根据某些宗教、社会、道德及经济的模式来塑造人们的思想。

——我们的困难就在于自己常觉得不如别人,因此就要奋力去变成某某人物,或是努力克服各种自相矛盾的欲望.但是请不要解释为什么人的心中充满了挣扎,因为每个能思考的人都知道挣扎的原因在哪里,不外乎就是嫉妒、贪婪、野心和竞争,所以我们不必研读心理学的书籍才能了解自己挣扎的原因,重要的是,我们不许弄清楚人心是否可以完全脱离挣扎。

——当我们挣扎时,起因总是来自真实的自己和期望中的自己之间的冲突。

——只要你还想得到安全感,也就是那些在婚姻、工作、地位、责任、理念、信仰以及与世界和神的关系中的安全感,你就有所恐惧。只要你心中存有任何形式及任何程度对安全感和满足感的需求,你就必定有恐惧。重要的是,你必须对这个过程觉察并且了若指掌。

openforum said...

It just show a very anarchy style not compatible with usual mild and merciful image presented. Clearly somebody is trying to have absolute control of believers so as to organize a Gestapo style of powers !